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这个明星在种田卖菜 > 第三百八十章 真的扭转乾坤了

第三百八十章 真的扭转乾坤了(1 / 2)

李悠然表示愿意一试,男子大喜,哈哈笑道:“小友,请!”

而林河、陈跃,以及围观的游客们同样高兴。

因为这样就有热闹可看了。

只是,这个小伙子行不行啊?这句上联看上去,难度好像非常高的样子。

甚至很多人到现在,都还没有弄懂上联到底是什么意思?

一杯清茶,解解解元之渴。

这三个“解”字连在一起,读起来实在是怪异,意思也难以理解。

但也有人琢磨明白了到底是什么意思?

林河笑道:“这第一个‘解’字,应该读‘jiě’,是解渴的意思。

而第二个‘解’,则读‘xiè’,是姓氏的意思。

第三个‘解’,读‘jiè’。解元,古时科举制度中,乡试第一名便被称之为解元。

整个意思便是,一盏清茶,能够解一名姓解的解元之渴。”

其余不懂的人终于恍然,原来是这样理解。

这么一看的话,这句上联相当绝妙啊!

难度也相当高!

小伙子能对出下联吗?

众人很是有些担心。

男子微笑着看着李悠然,他这句上联难度的确非常大。

李悠然能否对出?他十分期待。

李悠然思索一阵。

很快,有了。

于是,走到画架前,提笔开写。

见此情景,现场所有人都十分惊愕。

这么快就对出下联了?

真的假的?

即便是男子也十分意外,这小子的对联水平如此之高吗?

难度这么高的上联,即便是他也未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出啊!

李悠然不管众人心里的想法,很快将下联写出:

“七弦妙曲,乐乐乐府之音。”

男子见了,略一琢磨之后,哈哈笑道:“好!对得好!小友的对联水平果然非常高。比我想象中更高。”

李悠然微微一愣,他说“果然”,难道真的认识自己?

等一下一定要问清楚对方的身份。

而林河、陈跃,以及其余的游客们,则还在琢磨李悠然这句下联的意思。

有了上联的经验,下联琢磨起来就要容易些了。

慢慢的,所有人全都琢磨明白了。

关键点依然是三个“乐”字。

第一个“乐”,应该读“le”,四声,作动词解。

第二个“乐”,读“yue”,四声,同样是姓氏。

第三个“乐”,也读“yue”,四声。

和后面的“府”字组成乐府。

指的是古时掌管宫廷乐器制作,与各类俗乐的朝廷音乐机构。

意思就是,一个在乐府工作的,姓乐的人,演奏出了一曲美妙的音乐。

与上联可以说是异曲同工,对得的确是相当好。

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小伙子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对出来了。

小伙子的对联水平,相当牛逼啊!

现场所有人全都啧啧赞叹。

同时,也显得很是兴奋。

因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,他们接下来可以拿出去吹牛逼,绝对会相当吸引人。

能够见到这样一幕,十分幸运。

男子这个时候又说道:“听闻小友不仅擅长对联,在诗词方面,也有着很深的造诣。我这里有一题目,不知道小友可有兴趣作诗一首,让我们有幸欣赏一番小友写诗的风采?”

李悠然听后,更加确定了一件事情。

那就是对方果然认识自己。

这倒是有意思了。

林河、陈跃两个人,以及其余的游客们,这个时候也听出来了。

这个男子认识小哥。

但小哥明显不认识男子。

有意思,更有意思了。

小哥的对联水平的确相当高,而听男子刚刚的意思,小哥还非常擅长诗词?

这是真的吗?

所有人的兴趣全都更大了。然后都希望小哥能够答应写诗一首。

他们非常渴望知道,小哥写诗的水平到底怎么样?是不是真的很高?

李悠然想了想,说道:“我的诗词水平其实不怎么样。但先生既然有此雅兴,那就请先生出题。我尽量试一试。如果作得不好,希望大家见谅。”

李悠然想知道对方的身份,所以没有拒绝。

不过,并没有把话说满,而是留了后路。

这万一写不出什么好诗,也好下台不是。

林河、陈跃,还有现场的游客们全都大喜。

整件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今天到这里,运气还真是好。

小哥即将写出的诗,让人非常期待啊!

男子当然也十分高兴,哈哈笑道:“好!太好了!小哥的诗让人非常期待。至于题目嘛……”

男子说着,望向河面。

众人也跟着看过去。

只见在河对面,有一只白鹤恰好飞过。

男子便道:“就以‘鹤’为题吧。”

以“鹤”为题,林河、陈跃,还有游客们听后,都略微有些失望。

这题目太中规中矩了,没多大的意思。

他们原本还以为,男子会出一个非常有意思,非常有挑战性的题目呢。

没想到就是以“鹤”为题。

没多大意思。

李悠然也有些意外。他也以为对方会在题目上故意刁难一番。

没想到就是简单的以“鹤”为题,完全不存在刁难啊!

不过,简单点也好。简单点作起诗来也更容易不是。

男子似有深意的一笑,说道:“这个题目如何?小友有意见吗?”

李悠然笑笑,说道:“没有。就这个吧。挺好的。”

林河、陈跃,还有游客们齐翻白眼。

小哥对这个题目只怕求之不得,又怎么会有意见呢?

李悠然思索一会之后,走到画架前。

这个时候,画架上又换了一张空白宣纸。

提笔开写。

“远望天空一鹤飞,朱砂为颈雪为衣。”

林河、陈跃,还有游客们见了,缓缓点头。

这两句写得还是不错的。

但仅仅只能说不错而已,没什么惊艳的感觉。

大家略微有一点失望。

不是说这两句诗写得不好,而是小哥之前对下联的时候,太让人惊艳了。

再加上男子的那一番说词。什么听闻小友不仅擅长对联,在诗词上的造诣也很高之类。

让大家心里的期待值提得颇高。

现在看到写出的这两句诗,说不上惊喜,自然便有些失望了。

当然,大家也知道。之所以不那么惊艳,估计和“鹤”这个中规中矩的题目也有关系。

这个题目限制了小哥的发挥。

归根结底,还是题目出得不好。

大家心里都这样吐槽。

然而这个时候,男子突然说道:“小哥且慢。我说的是黑鹤,而不是白鹤。”

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在这个时候才说是黑鹤,而不是白鹤?

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明?

现在小哥写出的这两句诗,“远望天空一鹤飞,朱砂为颈雪为衣。”这明显描写的是白鹤啊!

现场才告诉人家是以黑鹤为题,这不是坑人吗?

虽然题目说“鹤”,的确可以是白鹤,也可以是黑鹤。

但任何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,是白鹤吧?

最新小说: 负债七亿后,她成为了国民影帝 花月颂 望你狠辣 重生之陆染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被抄家后的外戚之女 我在仙门开直播 细雨芳菲尽 开局签到:回到十年前当外科医生 比翼双妃:我和闺蜜穿越了